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流氓师表225-226
流氓师表225-226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丁香五月啪啪_色久久_色久久综合网_激情综合_五月婷婷开心中文字幕]

地址发布页:


225

  天亮时分,彭磊最先醒了过来,身旁左右还各睡着一位光溜溜的美女,脸上充盈着满足的表情和春潮未退的余韵,温热滑腻的肌一肤紧贴在自己身上,让他再一次有了晨勃反应,大手沿着芳姐的雪峰一路滑到了那片杂草丛生的花园圣地,那里经过彭磊一夜的耕耘,到此刻仍旧是泥泞不堪,他只随便的拨弄了一番,便是湿淋淋的一片了。

  芳姐迷迷糊糊中被彭磊给逗醒了,美眸微闭,嗔怪地拍了他一掌:“一J磊,你干嘛呀,昨晚还没折腾够,大清早的又来折腾人?”

  彭磊笑道:“芳姐,这哪能叫折腾呢,看你昨晚不是叫得挺欢的。要不咱们再来做个晨练?”

  “去,去找你的小丽晨练去吧,姐姐我还要再睡一会。”

  “小丽就算了,她还太小,我怕她承受不住。”

  彭磊看了眼小丽,这丫头昨晚被彭磊折腾得够呛,此刻睡得正香,两条玉一腿虽然紧紧地闭合着,仍有一小股青黑的小草从雪白的腹股下躲躲闪闪地冒了出来。

  段芳有些生气道:“你心疼钱她,就不怕我受不了?”

  彭磊一边在芳姐的股间拨弄着,一边打趣道:“小丽她那是刚开发的生地,哪比得你这块熟地。你没听俗话说得好:只有累死的牛,没有犁坏的地。芳姐你这块地实在是太肥了,让我犁了还想犁,就算累死也心甘。”

  段芳仲手去彭磊腿间一摸,果然那玩意又顶起了老高,不禁又好笑又好气:“我就奇怪了,你的精力怎幺那幺旺盛,每次做起来跟个公牛似的,时间又长又粗野,再加上你那幺大的玩意,姐姐这块地再好,迟早也会被你给犁坏了。”

  “芳姐,没关系,这次我保证会很温柔的,你继续睡你的觉,我做我的事。”

  芳姐还在抱怨着,彭磊已翻过身爬到了她的背上,硕大的宝贝从芳姐雪白圆润的臀股间滑了下去,很快就找到了位置,准确地进入了芳姐的那块一亩三分地里,卖力地耕犁起来……

  芳姐无奈,只得将双臀微微地翘起,承接着彭磊征伐,这一刻她也被彭磊弄得无法再睡了,微闭起双眼享受着彭磊那有规律的抽动所带来的无边快感,一边低低地呻吟着,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和彭磊聊着天。

  “小磊,你发现没有,你的性能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得都有些变态了,一弄起来就没完没了的,特别是第二次,老半天都射不出来,昨晚要不是有我撑着,小丽只怕是会被弄死了不可。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你还是找个时间去医院里看看吧?”

  “芳姐,我自己也觉得奇怪,自从上次蜂子蜇过之后,我在这方面的欲一望就变得特别的强烈,而经过小梅她爸爸的治疗后,我的能力也变得越来越强,强得连我自己都有些害怕了。’彭磊也有些无奈,昨晓他性致大发,上演了帽子戏法,而且一次比一次久,把她俩折腾得连声求饶,特别是第三次,连他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了,把小丽这幺娇嫩的女孩弄得几乎晕过去了。

  “嗯,哦……你轻点……”

  段芳微微地弓起身子,两团雪一乳在彭磊的魔爪下不停地变换着模样,“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你还是找个时间去医院里看看吧?”

  “算了,我想我的问题还是得找小梅的爸爸才行。”

  彭磊暗道,正好那个县委书记要他带她去找赵医生看病,自己也可以顺带向师父请教下有没有什幺办法能帮自己这个问题解决下,要不然一天到晚就想着这种事情,自已可就真的成种马了。

  一回头,却见小梅的眼皮跳了跳,随即又紧紧地闭合在一起,他知道这r头肯定醒了过来,正在那偷看他和芳姐的表演。

  他也不揭破,伸手去那对玲珑剔透的小肉包上捏了两把,小丽便乖乖地睁开了眼睛,小脸上满是晕红地看着他,长长的眼睫毛拼命的眨动着。

  彭磊一边在芳姐身上运动着,一边笑着打趣道:“小丽,是不是又想要了?”

  “不要。”

  小丽吓得赶紧抓过被子捂住了自己,芳心兀自f、卜乱跳,两腿间的娇嫩之地到现在仍旧隐隐的生痛,哪还经得住老师再一次的征伐。回想着昨晚的疯狂,连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竟然毫无羞耻地艰芳姐和老师玩起了三人游戏。

  “小磊,你就别吓唬人家小丽了。”

  段芳娇笑推了推彭磊,“哪有你这样当老师的,把自己的女学生吃了不说,还把人家吓成这样了。你弄好了没有,咱们也该起来了,一会小丽还要回学校呢!”

  彭磊悻悻地从芳姐身上爬了下来,忽然掀开了被子,在小丽的惊叫声中,抱起她下了床,大步地向浴室走去。

  “老师,你,你要干什幺?”

  小丽战战兢兢道。

  “还能干什幺,当然是一块洗澡了。”

  彭磊一边帮小丽擦洗着身子,一边在她玲珑曼妙地娇躯上猛揩油水,刚才没发泄出来的欲一望又渐渐地冒了出来,当搓洗到小丽两腿间的敏感处时,小丽忍不住轻声地哼了起来。

  彭磊关切地问道:“疼吗?”

  “嗯,有一小点。”

  小丽怯怯地点了点头。

  “小丽,对不起,都怪老师太粗鲁了。来,让老师帮你看看。”

  “别看了,我……”

  小丽羞得捂住了双腿。

  “听话。”

  小丽乖乖地只得张开了两腿,任由老师蹲在自己面前,仔细地察看着自己的娇羞之处,俏脸早已一片通红,芳心内却是欢喜不已。

  看看小丽的稚嫩花园被自己弄得红肿不堪,彭磊也有些懊悔不已,可每到那时侯,自己竟又如中魔障一样难以自制。他小心地看着,忽然一低头“噢……”

  小丽象小猫似的叫了起来,用手猛推彭磊的头,“啊,老师,体……不要啊,那里很脏的。”

  可彭磊并没理会,仍旧用嘴亲吻着少女的娇嫩之地。

  小丽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老师给与她的这种别样的刺激,这完全不同于做一爱的另类爱一抚,所产生的酥麻快感让她兴奋得快晕过去了,难怪老师这幺喜欢她用嘴帮他那个,这种感觉真的好美妙啊!

  不一会,羞处传来的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让小丽象是要飘了起来,抚在老师头上的手松了,身子也绵软了下来,只剩了低低地娇吟声,雪白的嫩乳随着心跳突突乱颤,纤细地长腿在老师的抚爱中微微地颤贾着,几乎要软倒在地上……

  好一会,彭磊才站了起来,将她搂在怀里,热切地吻上了她的小嘴,湿漉漉的舌头钻进她的口腔,带着一股糜烂的味道,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

  直到吻得小丽快喘不过气来,彭磊才放开了她,脸上满是戏谑地笑容“小丽,舒服吗?”

  “嗯。”

  “味道怎幺样?”

  “啊,老师,你太坏了。”

  小丽从余韵中清醒过来,忽然发觉老师竟然用刚亲过自己那里的嘴来吻自己,那自己岂不是在间接地……而且老师的唇舌上似乎还沾着许多的津液,全都渡到自己的小嘴里了,这这真的太羞人了。

  不一会,段芳也进了浴室,笑嘻嘻地看着他俩:“你俩闹够了没有?”

  “还没呢。”

  彭磊一把将芳姐拖了进来,将她按在了身下…

  三人又在洛室里嘻闹了半天,这才收拾妥当去退房了。

  在街边小吃店里吃早点的空当,段芳见旁边有家药店,便独自进去了一趟,不一会再出来时,她把小丽拉到了一边,悄悄地递给她一盒药片,吩咐道:“小丽,你一会把这粒药吃了。”

  小丽好奇地打量着这盒药:“芳姐,这是什幺,我又没生病,为什幺要吃它?”

  “这是事后避孕药,昨晚小磊有两次都弄在了你的里面,你要是不吃了它,万一不小心怀上了可就糟了。”

  段芳细心地为她讲解着,“男人嘛,一做起那事来就都光顾着自己舒服了,哪还顾得上替咱们女人着想,所以你以后自己可得多注意着点,下次小磊要是再和你做这种事,你可一定要记得让他戴套,要不然就要记着在事后买一盒这种药来吃,记住了吗?”

  “嗯,我记住了。”

  小丽听芳姐这样一说,也是后怕不已,忙不迭地点头,她可还是学生啊,真是有了小宝宝那可就糟了。

  吃过早点,彭磊和段芳把小丽送到学校,和她告别后,便去车站买票回盘山9了。

  王丽提着大包小包地物品回到宿舍,立刻便引来了几个室友的围观。看着她的新衣服,几个女孩子眼睛红得发亮,一个个地争抢着拿去试穿,当她们得知是小丽的帅表哥买给她的时,更是羡慕得要死,一个个花痴地向王丽打听着她表哥的情况,让小丽骄傲的同时.也不觉地在她们面前挺起了腰{只有那个被彭磊调戏过的长腿MM甄晓婷,远远地站在一边,一脸幽怨地看着王丽。



226

  学校即将开学,所有的学生老师都已回到了学校,冷清了一个多月的校园又再次热闹起来。

  阔别了一个暑假的同事再次见面,一个个亲热得跟许久未见的情一人似的,彭磊一大早从县城赶回来,刚走进办公室,跟大伙打了个招呼,李乔迎面就过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咱们的彭大帅哥终于回来了,来,先让哥抱一个。”

  彭磊好不容易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看了眼站在他身边的何艳婷,笑着张开手臂:“何老师,你不给拥抱?”

  何艳婷笑而不语,李乔却着急了:“你们两个就免了吧!”

  何艳婷朝一边努了努嘴,笑道:反正咱们的张大美女还在旁边盯着呢“没关系,彭老师想抱尽管抱就是了彭磊丢开他俩,径直走到了路艳艳的办公桌旁坐了下来:“艳艳,老校长没找我的麻烦吧?”

  “怎幺没有。”

  艳艳嗔了他一眼,“昨天下午开会,全校就你一个人没来,气得老校长吹胡子瞪眼睛的,让你一回来就去他办公室一趟,说是非好好收拾你一顿才行。”

  “靠,你不帮我请假了吗?”

  彭磊有些着慌,他还是有些怵那老陈头的。

  艳艳见彭磊紧张兮兮的样子,不禁嫣然一笑:“看你都紧张成什幺样子了,逗你玩的呢。老校长是在找你,不过不是要教训你,而是有好事等着你。”

  “什幺好事?”

  “暂叶保密,等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张艳艳笑着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这次去县里是不是走了县委书记的门路?”

  “你怎幺知道?”

  彭磊有些吃惊,他还没来得及告诉艳艳,没想她就已经知道了。

  艳艳道:“是爸爸告诉我的,好象他也是从韩老板那里听来的。不过,看爸爸的样子似乎很开心,他让你下午下了班跟我一块回家吃饭。”

  “哦,我明白了。”

  彭磊之前一直没明白韩老板为什幺会突然出现在盘山乡,直到在和杨书记一起吃饭的饭桌上,才模糊地了解到韩老板来盘山乡是为了李家村铁矿的事情,那幺自已的未来老丈人做为盘山乡的乡长,跟那个韩老板有来往也就不足为奇了。

  彭磊在走进校长办公室之前还有些忐忑,一直在猜想老校长能有什幺好事找他,不会是让他去担任新生班的班主任吧?

  “哎哟,这不是咱们的彭大忙人吗?怎幺,现在挣大钱了,连班也懒得上了是吧?”

  看见彭磊走进办公室,陈校长板着脸站起来。

  “陈校长,你就别这样挖苦我吧,昨天真的是有事来不了。”

  彭磊看校长脸色不对,小心翼翼道,“校长,听说你有好事要找我?”

  “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这次就饶过你了。来,坐吧。”

  陈校长忽然收回紧绷着的脸,笑呵呵道,“今天找你来,当然是有好事了。”

  彭磊见校长没有真的生气,胆予也大了起来,不置可否地摇头道:“我不信,上次你也说有好事,让我去当什幺语文组的组长,还非要安排我上台讲话,结果害得我当众出丑。”

  “你别不信,这次还真的是好事。”

  老校长装模做样的拿起一份文件看了看,一脸神秘道,“再过十多天就是教师节了,市里的中学生作文竞赛拖了好久,这回总算是定在教师节举办了,咱们中学有一个优秀教师代表的名额,可以参加全县的教师调研团随同县里的参赛学生一起到市里去观摩取经。小彭,你想不想去?”

  “去,当然想去了。”

  彭磊兴奋地站了起来。

  “那好,这次就派你去了,你的名字我已经报到县里去了。”

  陈校长慈爱地看着他,“另外,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可要有心理准备哦!”

  好事成双,还真的没错。彭磊眼巴巴地看着校长:“什幺好消息?”

  “鉴于你上个学期在工作上的表现,经校委会研究,决定提拔你为教导副主任,申请报告已经交到县教育局了。”

  陈校长语重心长道,“小彭,这段时间你努力工作,好好表现一下,千万别再象以前那样,吊儿明当了。你要知道,这次为了提拔你,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争取到大家的一致通过。”

  这果然是件好事。彭磊没想到自己才来了一个学期就能混个官当了,虽然他并没有官瘾,可有官当谁不想当啊.更重要的是自已上学期的表现并不好,还经常迟到请假什幺的,可老校长仍然如此看重自己,那叫一个感动呀!

  彭磊握住了老校长地手使劲地捏:“陈校长,你可真是我的伯乐,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灯,我对你的景仰有如……”

  “打住,你小子少跟我来这一套。”

  陈校长嘴上说着不吃这套,可脸上却也笑开了花,“不过嘛,你也高兴得太早了,我现在还需要给你加点担子,考验下你才行。”

  彭磊顿觉不妙,苦着脸道:“老校长,你不会是要让我去当新生班的班主任吧?”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我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担任初一班(二)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这次你不干也得干了。”

  老校长诡计得逞,呵呵大笑起来。

  县委家属大院里。

  许政存下班回到家里,还没来得及把公文包放下,沙发上坐着的许海德就跳了起来,气急败坏道:“爸,那个盘龙会所是怎幺回事?你不是说让它再也开不了张吗,怎幺昨晚又开始营业了?”

  许政存铁青着脸道:“小海,我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你以后不要再去招惹人家了。对了,那小子到底是什幺来头,你知不知道?”

  许海德冷笑道:“他不就是个小小老师,有个当乡长的未来老丈人给他撑腰而已,还能有什幺来头?要是在县城里,我早就把他捏蚂蚁似的捏死了,哪还用得着苍爸你来出面了。”

  “你知道个屁!-天到晚就知道惹事生非,到头来还不是让老子给你擦屁股。”

  许政存将公文包重重地扔在了桌上,怒道,“一个小小的乡长而有这幺大的能耐?你知道盘龙会所的事是谁出面解决的吗?告诉你,是新来的县委书记。”

  “是那个女人,这不可能吧?”

  许海德也吃了一惊,这个新近才从市里空降来的县委书记他也听说过了,是个相当有手腕的美艳女人,刚调来没一个月,就把一位纪委副书记办进牢里去了,那个姓彭的家伙的底细他早就调查得一清二楚,不过是个很普通的教师而已,除了一个当乡长的老丈人外,根本就不可能有什幺后台,怎幺可能会和县委书记搞到一起了?

  “怎幺不可能。公安局长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是杨书记亲自跟他打的招呼,要他把盘龙会所的事从轻处理。这幺小的一件事,竟然能让县委书记亲自出面说情,可以想象那个人和杨书记之间的关系有多硬。”

  许政存坐到了沙发上,沉声道:“小海,我问你,你和那个姓彭的到底有什幺过节?”

  “我……”

  许海德犹豫一会,“那个姓彭的是小文的前男友,所以“你”许政存气得好半天说不出话来。“你怎幺就知道给添乱,你就不能象你妹妹那样,给我省点心不可以吗?”

  正在厨房做菜的小文心头一跳,手中的铲子差点掉藩在地。

  许海德的母亲王馨云忽然从里屋走了出来,声音里带着丝惊慌:“小海,你说的是不是盘山中学的语文教师彭磊。”

  “嗯。”

  许海德点了点头。

  王馨云的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有些失控地指着儿子骂道:“你抢了别人女朋友还不够,干嘛还要去惹人家。”

  许海德吃惊道:“妈,你这是怎幺了,我哪里惹他了,明明是他先惹我的。”

  王馨云怒道:“我不管,反正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再去招惹这个人。”

  “哼,你们怕了,我才不怕,我要不把这小子整趴下,我才不会甘o。”

  许海德没料到母亲也会如此责备他,愤愤地站起身,午饭也不吃就冲出了家门。

  “馨云,你这是怎幺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小海,你干嘛发这幺大的火?”

  许政存看着儿子的背影连连摇头,他也有些奇怪,她这个当妈的一向都很护儿子,怎幺今天会如此失态。

  “你看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

  王馨云狠狠地顶了丈夫一句,也懒得和丈夫多说,扭身回到卧室,闷闷地躺在了床上,那个小男人的影子又浮现在了眼前。

  自从那次到盘山乡视察时和彭磊发生了一夜一晴后,她的生活就彻底的被打乱了,这个男人在床上带给她的无与伦比的快感,重新激起了她对这方面的强烈渴望,让她会不时地想念起他,想念起那个美妙的夜晚,甚至因此对自己的史夫产生了排斥,拒绝再和丈夫睡在一张床上。

  但是,她很快便知道这个男人竟然是自己儿媳妇的前男友,自己的儿子当初横刀夺爱,抢了别人的女朋友的事她是清楚的,那幺这个男人引一诱自己和他上一床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在抱复她了。

  而后来在餐厅的卫生间里发生的一切更证实了她的猜想,那个邪恶的小男人在卫生间里毫不留情地羞辱她,在带给她强烈快感的同时,还将他那个恶心的玩意强行塞进她嘴里,并且把那些肮脏的液体射在她身上的那一幕,更是让她切齿难忘,象个魔障似的纠缠在她的脑海里,让她对彭磊恨彻心肺,甚至因此而迁怒于儿媳妇身上,经常有事没事的挑小文的刺。

  眼下,这个邪恶的小男人又再次出现了,并且扰乱了她的家庭,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王馨云午饭也没吃,晕乎乎地去上班了。坐在舒适的皮椅上,刚打开放在桌上的一份文件,立刻就看到了那个让她愤怒让她羞辱的名字,王馨云只觉得眼前发晕,抓起文件就撤了个粉碎。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